蛋蛋美食网 > 饮食健康 > 养生食疗 > 滋阴 >

滋阴壮阳古方

| 辉明

  滋阴壮阳这个概念早就出现在了古代,而且还不比现代的药差,以下是学习啦小编为你整理的古代是怎样滋阴壮阳的,希望大家喜欢。

  滋阴壮阳古方

  一、金匮肾气丸与地黄丸系列

  肾气丸。为张仲景《金匮要略》中最为有名的方剂,其治疗病种之多,对后世影响之大,为仲景群方之冠,古代医学称肾气丸为“千古补肾之祖方”。肾气丸的组成为:干地黄八两,山茱萸四两,薯蓣四两,泽泻三两,茯苓三两,牡丹皮三两,桂枝一两,附子(炮)一两。原方中重用干地黄为八两、山茱萸、山药各四两,滋补肾阴,干地黄为君药,正体现了“损其肾者,益其精 ”之意,缪仲醇称:“干地黄乃补肾家之要药,益阴血之上品。”配桂枝、附子各一两温补肾阳,此方阴阳并补,以补肾气为主。正如《医宗金鉴》所云:“此肾气丸纳桂附于滋阴剂中十倍之一,意不在补火,而在微微生火,即生肾气也。”此外加入茯苓、泽泻、牡丹皮利水活血,以调整水液代谢,恢复肾主水的生理功能。后世医家为了增强其温阳作用,一将桂枝易为肉桂,一增桂附的用量。如《千金要方》将桂枝易桂心,并将桂附用量加至二两;《局方》不但增桂附用量,又将干地改用熟地;《济生方》中用肉桂,而附子用至二两;《外台秘要》、《血证论》所载的肾气丸,桂枝用三两、附子用二两。为了反映张促景肾气丸的最初药理,并与后世变化区分开来,又将此方专门名命为“金匮肾气丸”。

  其次,从临证应用上说,《金匮要略》用肾气丸治疗虚劳之腰疼,男子消渴,小便不利或反多等,现代临床常用肾气丸治疗慢性肾炎、糖尿病、腰疼、尿崩症、神经衰弱、更年期综合征以及各种老年疾病等。现代实验研究表明,金匮肾气丸不仅可以保护听功能和减轻耳蜗听毛细胞损害,而且还可以保护肾功能和减轻肾小管细胞损害;本方具有肾上腺皮质激素样作用,可对抗抑制放射性脊髓损伤后早期胶质细胞的凋亡,从而起到保护脊髓功能的作用;本方对免疫系统功能有广泛的调节和增强效果,有保护和改善DNA的结构完整性、提高其对损伤的抗性并增强其对损伤的修复能力及抗自由基的作用。近年来,针对金匮肾气丸的临床研究取得了较大进展,临床选用该方加减治疗老年高血压、慢性心力衰竭、老年性尿道综合征、糖尿病神经源性膀胱、尿崩症、变应性鼻炎等多种疾病,均取得较好疗效。

  地黄丸系列:

  1、桂附地黄丸。将金匮肾气丸中的干地黄易为熟地黄、桂枝易为肉桂,整首方的温性大增,其温补肾阳的作用凸显,临床适用于肾阳亏虚、命门火衰所致腰膝冷痛、夜尿频多、遗尿或尿失禁、阳痿精冷、精少滑泄、宫寒不孕等症。

  2、六味地黄丸。是宋代著名儿科专家钱仲阳从《金匮》肾气丸减去桂枝、附子而成。此方对后世的启发和影响最大。原为主治小儿“五迟”主要包括现代医学所指的营养不良、佝偻病、各种贫血及多种发育不良症) 。熟地黄为君, 填精补髓、滋补肾阴、为补肾滋阴之上品。山萸肉为臣药敛肝涩精、温肝逐风、精秘气、补益肝肾。因为肝肾同源,所以补肝即以补肾。以怀山药补脾益肾、清虚热于肺脾、补脾固肾。因为补脾就是后天充养先天,所以补脾即所以补肾。三药并用,用不同的方法, 均可直接补肾。牡丹皮具有清肝中虚火、泻君相之伏火,为疗无汗骨蒸之佳品,达到凉血退蒸、消肾中瘀血等功效,可以防熟地黄滋腻敛邪。白茯苓健脾利湿、渗脾中湿热、而通肾交心、渗脾家湿浊可以防怀山药收摄敛邪,泽泻性寒,能利水渗湿泄热,因肾主水,司开合,浊水不降则真水不升,泽泻和茯苓都有利水渗湿而泻肾浊的作用,二药合用,以引浊邪下行,有“推陈致新”之功。六味地黄丸三阴并治,三补三泻以补为主。六味地黄丸改变了肾气丸原方使用大量的渗利湿浊药的做法,变为滋补肾阴之剂。六味地黄丸所治诸证,不过是肝肾阴虚,失于滋养;或肝肾阴虚,虚火内生之证,并无明显的水液代谢障碍而水湿停滞的病症药方,主要用于肾阴虚引起的手脚心发热、遗精盗汗等症状。六味地黄丸具有显著的增强免疫、促进新陈代谢、抗衰老、减少心肌胶原的沉着、抗疲劳、抗低温、耐缺氧、改善植物神经系统功能紊乱、降血脂、降血压、降血糖、改善肾功能、较强的强壮等作用。

  3、右归丸。始载于明代医家张介宾的《景岳全书》,由熟地、川附子、肉桂、山药、山茱萸、菟丝子、鹿角胶、枸杞子、当归、杜仲炭等药组成。方中以熟地味甘性温补血滋阴,填精补髓;鹿角胶咸温纯阳。为血肉有情之品,补肾而温督脉,并能生精血,壮精骨;山茱萸、山药、枸杞子滋养肝肾而涩精;菟丝子温肾壮阳;肉桂、附子温肾助阳祛寒;当归、杜仲养血强筋。诸药互相配合,共奏温补元阳之功。功能温补肾阳,填精止遗。适用于肾阳不足、命门火衰、腰膝酸冷、精神不振、怯寒畏冷、阳痿遗精、大便稀溏、尿频而清等症。凡虚劳浮肿患者,表现为形体瘦弱、短气乏力、头晕目眩、面色无华、阳痿精冷、腰膝酸软、耳鸣脱发、牙齿松动、畏寒怕冷、全身水肿(肿势大多先由腰足开始,腰以下肿明显,两内踝尤剧)、腰膝沉重湿冷、小便量少而清等,皆可服用此方。

  4、左归丸。也出自于《景岳全书》。由熟地、菟丝子、怀牛膝、龟板胶、小茱萸、枸杞子、山药、鹿角胶组成。功能滋阴补肾,适用于真阴不足、腰膝酸软、盗汗遗精、神疲口燥等症。方中用熟地甘温滋肾以填真阴为君(主)药;山茱萸、枸杞子滋养肝肾,养阴益精,山药健脾滋肾,可补养脾胃之阴,同为本方臣(辅)药。鹿角胶峻补肾阳,龟板胶最能滋阴益肾,如张景岳所说:“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阴得阳升,而泉源不竭。”将龟板胶与鹿角胶同用,正合乎张景岳此意,可以育阴潜阳而峻补精血,同为本方佐药。菟丝子入肾而能益阴固阳,怀牛膝性善下行而能补肝肾,同为本方使药。诸药互相配合,共奏补肾益阴之功。凡虚劳腰痛患者,表现为头晕耳鸣、精神萎靡、记忆力减退、两眼昏花、腰膝酸软、遗精阳痿、腰痛绵绵、体虚盗汗、骨蒸潮热、口干舌燥、手足心热,等等,均可服用此方。

  5、知柏地黄丸。出于清代《医宗金鉴》,本方即六味地黄丸加知母、黄柏而成。功能主治;滋阴降火。它所治疗的病证与六味地黄丸治疗病证的不同点就在于阴虚兼有火旺、潮热盗汗、口干咽痛、耳鸣遗精、小便短赤。在六味地黄丸治疗病证上出现舌质红、脉细数而尺脉有力者常可用之。

  6、杞菊地黄丸。出于清代《医级宝鉴》,本方即六味地黄丸加枸杞子、菊花而成,功能主治:滋肾养肝。用于治疗肝肾阴亏、羞明畏光、迎风流泪、视物昏花、头晕目眩突出者。临床上常作为治疗高血压的基础方。《内经》云:“诸风掉眩 ,兼属于肝。”这就说明眩晕病症大多与肝有关。中医认为 ,“肝肾同源”,所以用此方治疗高血压患者的病机是“在标为实、在本为虚”,实的一面是肝阳上亢 ,虚的一面则是肝肾阴虚。综合病机为“水不涵木”而发为此病,临床运用时血压较高者可联用平肝潜阳的天麻钩藤饮,素日可连服杞菊地黄丸即可,以固基本。

  7、麦味地黄丸。清代《医级宝鉴》,本方即六味地黄丸加麦门冬、五味子而成。主治阴虚咳喘带血 ,潮热盗汗 ,梦遗滑精。笔者临床常用于肺结核咯血及性机能减退者。与六味地黄丸大同小异。

  8、济生肾气丸《济生方》。六味地黄丸加车前子、牛膝即为本方。主治脾肾阳虚、小便不利、四肢浮肿、腹胀便溏等症。常用于: ①肺心病:肺心病的主要临床表现除原有肺部疾病症状和体征外 ,主要表现右心功能不全的症状和体征。可归纳为中医痰饮及水肿的范畴内。临床表现为脾阳不振 ,肾阳不足 ,肺气不降。水肿较重者常可以用本方合五皮饮治疗 ,颇为有效。食欲不振者可加消食导滞的焦三仙、莱菔子、焦槟榔等;腹水较重者可用以上汤剂送服十枣汤;腹胀者可加入行气破滞的枳实、木香等。②慢性肾炎肾病型 :肾病型肾炎主要表现为水肿及大量的蛋白尿。亦多表现为中医肾阳虚。临床选用本方同样可以收到满意的疗效。小便不利全身浮肿可加入猪苓、商陆、大腹皮等。水气不行、周身发胀可加行气利尿的木香、陈皮、生姜皮、枳壳 ,疗效更佳。

  9、都气丸《医宗己任编 》。本方即六味地黄丸加五味子而成 ,主治阴虚喘咳。笔者常用此方合清气化痰丸及定喘汤治疗肺气肿、支气管哮喘合并感染表现为肺热哮喘的患者。以都气丸治本 ,清气化痰丸或定喘汤治标。痰黄稠咯出不畅可加知母、川贝母、胆南星 ,疗效更佳。

  10、明目地黄丸。出于明代《万病回春》,其药物组成是在六味地黄丸的基础上加枸杞子,菊花,当归,白芍,蒺藜,石决明(煅)。功能主治:滋肾、养肝、明目。用于治疗肝肾阴虚、目涩畏光、视物模糊、迎风流泪。

  11、归芍地黄丸。方出于明代《景岳全书》,其药物组成:六味地黄丸加当归,芍药。功能主治:滋阴补血。用于治疗阴虚血少、头晕眼花、虚热盗汗、两胁胀痛。

  二、五子衍宗丸

  五子衍宗丸是著名的补肾良方,是治疗阳痿不育、遗精早泄等肾虚精亏病症的代表方剂之一。据考证该方起源于唐代,最早记载于道教的《悬解录》一书。书中记载了张果献于唐玄宗的圣方“五子守仙丸”,即五子衍宗丸的原方名。之所以叫做“五子”,是因为此方选择了五种以“子”为名的中药,传统中医学又将男性不育症称为“无子”、“无嗣”,因而一语双关,别有意味。它对男性不育症有较好的疗效,被誉为“古今种子第一方”,还被誉为“补阳方药之祖”,有“五子壮阳、六味滋阴”之说(六味即六味地黄丸)。五子衍宗丸组成:枸杞子400克,菟丝子(炒)400克,覆盆子200克,五味子(蒸)50克,车前子(盐炒)100克。功能:补肾益精。主治:肾虚精亏而致的阳痿不育,遗精早泄,腰痛,尿后余沥。中医认为,肾为一身阴阳之根。由于阴阳相互依存并可互相转化,凡肾虚的病症,必有阴阳皆虚的病理变化。临床表现有肾阴虚证与肾阳虚证的不同,只是由于阴阳虚衰的主次、程度不同而已。五子衍宗丸中的五味药合用,能添补肾精,益肾助阳,又能涩精止遗,补中有疏。本方药性平,而偏于温涩。根据中医辨证论治原则,本方治证偏于肾阳虚者较宜。以阳痿不育,或遗精早泄,或腰痛,或尿后余沥等为主证,同时兼有头晕耳鸣,面色无华,腰膝酸软,或手足不温,畏寒怕冷等特点。据临床报道,五子衍宗丸用于治疗阳痿、遗精早泄、肾病综合征、精子减少不育症、复发性口腔溃疡,以及眼肌型重症肌无力、骨结核、老年性夜尿增多症、老年性癃闭(编者注:癃闭是以排尿困难,甚至小便闭塞不通为主要表现的疾患。其中小便不畅、点滴而短少,病势较缓者为癃;小便闭塞、点滴不通,病势较急者为闭,两者统称为癃闭)、尿后余沥、肾虚腰痛等,均取得了一定的疗效。但目前临床上多用以治疗肾虚阳痿不育、遗精早泄。

  三、七宝美髯丹

  七宝美髯丹原由明代方士邵应节献给嘉庆皇帝朱厚葱,因用之多验,被李时珍收录于《本草纲目》中。本方组成:何首乌二斤,茯苓、牛膝、当归、枸杞、菟丝子各半斤,补骨脂四两。功效与主治:滋补肝肾,补益精血,固精止遗。主治须发早白、牙齿松动、遗精盗汗、腰腿酸软、健忘早衰。方中何首乌、当归、枸杞等均系滋肾填精、乌须发、养血之品,其性阴柔,有阴无阳,则阴无以化,故配合补骨脂温补肾阳,以达阴中求阳、阴平阳秘之义,有补无泄,恐有碍于膀胱之泄浊,故掺以茯苓,淡渗以泄浊,健脾宁心安神,菟丝子、牛膝补肝肾,壮腰膝。该方的药性不寒不燥,因此身体健康的中老年也可服用,以取得扶老益寿的保健功效。研究证实,七宝美髯丹具有提高人体的耐缺氧能力、抗贫血、抗凝血、增强过氧化氢酶活力等作用。七宝美髯丹能延长家蚕寿命、提高人胚肺二倍体细胞传代次数,改善老年动物SOD、LPO 与大脑脂褐素,提高 T 淋巴细胞转换率,增强耐缺氧、抗疲劳能力和记忆力,改善血清微量元素、血脂及血浆胰岛素等作用。在临床上,该方主要用于治疗属“肝肾不足”症的男性不育症、再生障碍性贫血、慢性迁延性肝炎等病症,并广泛应用于抗衰老、美容美发等保健养生的领域。

  四、龟龄集

  龟龄集有补肾壮阳,增精益髓,强筋健骨之功。也是明代方士邵元节和陶仲文献给嘉庆皇帝朱厚葱的良方,并被清朝高宗弘历“乾隆”皇帝长期服用。在老君益寿散基础上并从《云岌七笺》的很多滋补药品中取长补短加以增删,采用炉鼎升炼技术制成了号称可以长生不老的“仙药”献给皇上,取名“龟龄集”,被清代年希尧的《集验良方》收载。龟龄集熔动物药、植物药、矿物药28味于一炉(正合“二十八宿”之数)。既有补肾壮阳的鹿茸、海马、肉苁蓉、补骨脂、锁阳、淫羊藿、麻雀脑、蚕蛾、石燕、蜻蜓、硫黄、细辛、附子,又有滋肾填精的熟地黄、生地黄、天冬、枸杞子、菟丝子,还有强腰壮筋的杜仲、牛膝,大补元气的人参,活血通络的急性子、穿山甲,宁心安神的朱砂,同时又配用了行气醒脾的丁香、砂仁,和中调药的甘草,引药人肾的大青盐。综合全方,阴阳并补,互根互生气血双补,相辅相成补行兼施,温而不燥,滋而不腻,补而不滞。具有固肾补气,强身补脑,增进食欲等功能。适宜于长期服用。对下元不足,肾阳虚衰引起的腰膝冷痛,头晕耳鸣,记忆力减退,动则气急,性欲低下,阳痿早泄,夜尿增多等衰老征象尤其有针对性。对肾阳不足,肾气不固引起的经行泻泄、浮肿、妊娘肿胀、带下、宫寒不孕、月经先后无定期、月经过多、崩漏、胎漏及胎动不安等病症具有独特的疗效。对肾上腺皮质功能具有保护作用,有增强机体免疫、抗疲劳、御寒、强心和增加记忆力等功能;凡属命门火衰、肾阳虚寒、肾上腺皮质功能低下的虚寒杂症,服用后短期即能收到明显疗效。临床主要用于男性肾亏阳弱、夜梦精溢、气虚咳嗽等病症。

  五、金锁固精丸

  金锁固精丸出于清代的《医方集解》一书,由芡实、莲肉、莲须、龙骨、牡蛎、潼蒺藜等组成,方中以沙苑茨黎甘温补肾为君,《本经逢源》谓其“最能固精”。芡实、莲子二药俱甘平性涩,益肾固精,且芡实又能补脾气,莲子复可交通心肾。使君相二火安守,阴精自不外泄,合为臣药。龙骨、牡砺镇摄安神,锻用取其固涩之性,莲须甘平,涩精秘气。三药相协,涩精止遗之力尤宏,共为佐使之品。本方汇集益肾收涩之品,秘肾气、固精关,虽有标本兼顾之效,关键还在治标。具有固肾涩精的功效,适用于肾虚精关不固、四肢乏力、失眠多梦、腰膝酸痛等症。本方除用于男子遗精滑泄之外,还可用于重症肌无力、乳糜尿等病,属于肾精不足、下元不固的证候。在妇科则可用治精关不固之“白崩”或崩漏症。

  六、龟鹿二仙胶

  龟鹿二仙胶出自明代沈与龄的《医便》,又名龟鹿二仙膏,由鹿角胶、龟板、枸杞子、人参组成。鹿角胶、龟板为方中主药,均归肝、肾二经。“鹿得天地之阳气最全,善通督脉”,其角为胶,味咸,性微温,能补肾阳、生精血。“龟得天地之阴气最厚,善通任脉”,其腹甲为胶,味咸、甘,性平,能滋阴潜阳、补血。“二物气血之属,又得造化之玄微,异类有情”,与人则同气相求,作为“竹破竹补”之用,非它草木可比。人参,味甘、微苦,性平,归脾、肺、心经,大补元气而生津,“善于固气”。枸杞子,味甘,性平,归肝、肾经,益精生血,“善于滋阴”。四药合用,性味平和,人五脏而以肝、肾为主,又善通奇经之任、督,生精、益气、养血,阴阳并补,且补阴而无凝滞之弊,补阳而无燥热之害。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曰:“龟、鹿皆灵而有寿。龟首常藏回腹,能通任脉,故取其甲以补心、补肾、补血,皆以养阴也。鹿鼻常反尾,能通督脉,故取其角以补命、补精、补气,皆以养阳也。”任脉主一身之阴,督脉统一身之阳。龟、鹿二物,分补阴、阳,取制为胶,其效如“仙”,故名“龟鹿二仙胶” ,再加上人参、枸杞,益气生精。四者合一,可达精生而气旺,气旺而神昌的境界。功效与主治:填阴补精,益气壮阳。主治阴阳两虚之虚劳羸瘦,腰膝酸软,男子阳痿,女子崩漏、带下等。用法与说明:每晨取 3 克,清酒调化,淡盐开水送服。忌食生冷。